打瓜是什么瓜 涨姿势丨傻瓜的瓜到底是什么瓜 - 上饶热点资讯网 365bet官网 世杯投注365 tv_365bet是什么网站_365bet 收不到验证
当前位置:首页?>?养生保健

打瓜是什么瓜 涨姿势丨傻瓜的瓜到底是什么瓜

来源:www.srssxh.com | 编辑:上饶热点资讯网 | 希望本文章可以对您有帮助!

  “傻”是宋代才出现的后起字,将“傻”字置于“瓜”的前面,也一定是宋代之后才出现的称谓。事实也正是如此,元代无名氏所作元曲《十探子大闹延安府》,“傻瓜”一词凡两见:“他扣厅打我一顿,想起来都是傻瓜。”“俺两个是元帅府里勾军的,一个是乔捣碓,一个是任傻瓜。”

  但是,“傻瓜”的“瓜”到底是什么瓜?为什么可以用作骂人话呢?这是个非常有趣的疑问。

  (《左传襄公十四年》)

  原来,“傻瓜”的“瓜”是指瓜州。《左传》中“瓜州”的地名出现过两次,一次是《襄公十四年》,晋国将要逮捕姜戎氏的首领驹支,晋国国卿范宣子谴责说:“来!姜戎氏!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,乃祖吾离被苫盖,蒙荆棘,以来归我先君。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,与女剖分而食之。”

  这段话牵涉到姜戎氏的迁徙史。姜戎氏乃是西戎的一支,原居于瓜州,姜戎氏之祖吾离遭到秦国的迫逐,被迫离开瓜州,“被苫(shān)盖”,披着茅草编成的遮蔽物,“蒙荆棘”,一路艰难地来到晋国,晋惠公将本来就不丰厚的南部土地分给了姜戎氏,作为栖身之所。“腆(tiǎn)”是丰厚的意思。

  另外一次是《昭公九年》,周、晋争地,晋国大夫率领阴戎前来攻伐。阴戎也是西戎的一支,与姜戎氏同宗不同姓,姜戎姓姜,阴戎姓允,一起迁徙到了晋国。周天子派大臣指责晋国大夫说:“允姓之奸,居于瓜州,伯父惠公归自秦,而诱以来,使逼我诸姬,入我郊甸,则戎焉取之。戎有中国,谁之咎也?”周天子指责晋惠公将阴戎“诱以来”,诱骗到晋国居住,因此才成为晋国的爪牙。

  (《汉书地理志敦煌郡》)

  那么,“瓜州”到底在哪里?《汉书地理志》“敦煌郡”注解说:“杜林以为古瓜州地,生美瓜。”杜林是东汉大儒,曾经客居河西,即甘肃、青海一带黄河以西的地区,因此熟知当地风物。颜师古的注解则很奇特:“其地今犹出大瓜,长者狐入瓜中食之,首尾不出。”颜师古是极力形容瓜州出产的美瓜之大,老狐狸钻进瓜中,竟然都看不到头和尾巴。

  着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在《史林杂识》一书中则认为瓜州在今秦岭高峰之南北两坡。不管是敦煌之瓜州还是秦岭之瓜州,总之是姜戎氏和阴戎的故地,被秦国迫逐而迁徙到了晋国南部生存。

  (顾颉刚先生)

  顾颉刚先生还记载了自己的两则亲身经历:“一九四八年,予在皋兰,九月五日游于西北师范学院,与其教授林冠一同志谈。师范学院由陕西城固迁来,冠一居城固久,为言洋县之北,秦岭之中,有民一族,号曰‘瓜子’。其人甚诚悫,山居艰于自给,多出外卖其身,作耕种、推磨诸事,极苦不辞。每有劳役,虽胼胝困顿,而操作终不辍。以其悫也,人谬谥之曰‘傻瓜’,而‘瓜子’之族号反隐。其人之所以‘傻’者,大汉族主义压迫下之结果也。”

  悫(què),厚道、朴实;胼胝(piánzhī),手掌、脚底因长期劳动而生的茧子,比喻劳苦。

  (清代香樟木雕鎏金瓜纹花板)

  顾颉刚先生又记:“一九五一年十一月,得西北农学院辛树帜院长来函,云:‘今日偶阅吾校森林系学生上期毕业论文,得任世周同志,谓北坡地势陡峻,人烟稀少。调查所及,当宝鸡之西,天水之东,麦积山之南,至朱家后川、红岩子二村,见有瓜子。其人行动迟钝,体小,口大,舌圆,常露笑靥而少言语,发音异常人。朱家后川人口二百六十,瓜子二十,占百分之八点五;红岩子人口一千二百十九,瓜子二百二十六,占百分之二十强。闻山中瓜子数尚不少也。’”

  顾颉刚先生只记载了这两则见闻,但却没有分析“瓜子”作为族名的由来。姜戎氏和阴戎自瓜州迁来,《诗经大雅绵》中有“绵绵瓜瓞”的诗句,大者称“瓜”,小者称“瓞(dié)”,“绵绵瓜瓞”因此比喻子孙繁衍,相继不绝。“瓜子”可以理解为从瓜州迁出的后代。还有一种可能:“子”指爵位。古时爵位分为五等,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,夷狄之国的国君只能封为“子”,比如楚国国君称“楚子”。姜戎氏和阴戎迁徙到晋国之后,很有可能被封为“子”,故称“瓜子”。这种解释仅仅是猜测,因为并没有相关史料支持。

  秦岭

  清人黎士宏所着《仁恕堂笔记》载:“甘州人谓……不慧之子曰瓜子,殊不解所谓。后读《唐书》,贺知章有子,请名于上,上曰:‘可名为孚。’知章久乃悟上谑之曰以不慧,故破‘孚’字为瓜子也。则是瓜子之呼,自唐以前已有之。”

  甘州即今甘肃省张掖市一带。至今甘肃、四川两省还把不聪明的人、愚蠢的人称为“瓜子”、“瓜娃子”。顾颉刚先生总结说:“知‘瓜子’一名,自秦岭而南传至四川,自秦岭而北传至甘肃。若今华北平原,讥人之愚,惟有连系形容词之‘傻瓜’,不闻有言‘瓜子’者。此对于少数民族侮辱性之言辞,所急应予以纠正者也。”

  这就是“傻瓜”这句骂人话的由来。即使从元代算起来,也已经流传了将近一千年。

  (本文选自许晖所着《古人原来是这样说话的!》,青岛出版社2015年3月出版)

本站部分文章转载于网络,如有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联系我们
Copyright ? 2017 www.srssxh.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4002910号-1